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连线图
首頁 首頁 專題 人物 查看內容

李東生:惟精惟一,讓實業成為中國的脊梁

2015-12-11 11:59| 發布者: 企業小編| 查看: 42177| 評論: 0

摘要: 今天中國的商業報道,如果看不到BAT或者ATM的相關動態,多半時候令人詫異。而在上世紀90年代,商業報道的熱點則是風扇、冰箱、空調等商戰。90年代中期,彩電大戰爆發,長虹倪潤峰、康佳陳偉榮、TCL李東生、創維黃宏 ...

7


今天中國的商業報道,如果看不到BAT或者ATM的相關動態,多半時候令人詫異。而在上世紀90年代,商業報道的熱點則是風扇、冰箱、空調等商戰。


90年代中期,彩電大戰爆發,長虹倪潤峰、康佳陳偉榮、TCL李東生、創維黃宏生是四個主角。今天回頭看,倪潤峰早已退休,陳偉榮早已辭別,黃宏生早已退到幕后,只有李東生還在一線戰場,踐行他的實業之夢。20多年前,他的下屬曾說,李東生春節和他們在家中聚餐,說大家辛苦一年了,今天誰都不許談工作,放松放松。三分鐘后,他就先破了戒。從1982年大學畢業、自己聯系到惠州TTK電器有限公司工作,李東生在工業領域已經奮斗了34年,這種“工作即生活”的狀態也延續了34年,無休無止。


在1998年6月號《南風窗》上,我曾發表過《“誠商”李東生》一文,文中引用李東生的話,“我們平常喜歡說要走向國際市場,如今‘外國兵團’已經沖到我們院里來了,國際市場就在我們家門口,此時不戰,更待何時?再說,不戰行嗎?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民族工業就這么敗下陣來。TCL要做產業報國的‘敢死隊’,我李東生就是‘敢死隊長’。”


2006年TCL的國際化遇到挫折時,李東生寫了《鷹的重生》系列,帶領TCL開始了一場痛苦的變革。在那樣的困難面前,他依然把TCL的愿景界定為“成為受人尊敬和最具創新能力的全球領先企業”。后來,華星光電的成功給了李東生和TCL新的底氣,做全球領先企業,這個初心沒有變,而且愈燃愈烈。


6


洞察白電、黑電產業鏈


從整個中國工業發展的層面來看,在中國做白色家電(冰箱、空調、洗衣機)相對容易,利潤也明顯高于黑電。究其原因,李東生認為,過去二三十年,白電的核心技術相對穩定,沒有質的變化,拼的是市場能力和成本效率,而這正是中國企業的優勢所在。成功的白電企業都規模較大、市場份額高。比如格力在空調市場,美的在小家電市場,海爾在冰箱市場。以此為基礎,它們又進行了全球拓展,企業是良性循環的狀態。在白電領域,無論是產品技術還是整個產業鏈能力,“中國制造”和海外企業比并沒有劣勢,也沒有明顯短板,同時它們依托全球成長最快的中國市場,再輻射周邊市場,優勢明顯。


而黑電的不同則在于它的產業鏈比白電長。以三星為例,它不僅是最大的彩電廠商和手機廠商,同時也是最大的平板和芯片廠商。中國目前的芯片能力還不行,所以在產業鏈上比較吃虧。另外,黑電的技術轉型非常快。十年前,彩電從CRT轉向平板,僅用了短短五年左右的時間,就在歐美以及中國市場基本完成了轉換。除此之外,新的產業鏈形成也需要重新投資,韓國企業之所以在這方面做得成功,正是因為布局比較早,從早期的20年做液晶面板轉作現在的彩電,經驗豐富。日本彩電在液晶面板方面上判斷失誤,沒有布局投資,則不斷衰落。


在整個產業轉型中,中國企業的產業鏈構造相對落后,失去了最佳的追趕時機。過去,液晶電視賺錢,液晶面板更賺錢,現在,液晶面板的利潤和以前無法比較,中國芯片也沒有走到前端。


李東生認為,新產業鏈的打造需要很高的技術和資本,不只要有技術,還要有資本,這兩方面的缺乏,讓中國黑電的競爭力與白電拉開了差距。


5


中國為何“缺芯少屏”


有人說,中國“缺芯少屏”的被動局面是因為芯和屏都是資本密集型產業,而中國電子工業剛起步,還在模仿和積累階段,投不起這個錢,國家也沒有特別重視。另一種說法則是,中國彩電企業當年賺了很多錢,但去搞多元化了,沒有把精力放在研發上。


對這個問題,李東生也有自己的看法。他認為,中國在產品研發上確實相對落后,但對電視這個產品來說,其本身就是標準化產業,并沒有很高的技術壁壘,中國企業在這方面的投入是足夠的。到今天為止,在產品上,中國并沒有落后,在智能互聯網應用方面,某些方面甚至超越國外。但在一些核心基礎部件上則存在著差異。早期,中國制造在工藝方面與發達國家存在差異,比如十年前在電視機外觀上,中國電視比較粗糙,而日本電視則比較精細,在測試指標上也有差異。但今天再看,中日已經沒有什么差異,中國的資源能力完全可以支持。


當初中國彩電賺錢的時候為什么沒有投資基礎技術?這大概可以從兩個方面分析。其一,戰略不夠清晰。當時中國企業的體制特征限制了領導者的格局,任期制的方式很難賦予領導者強烈的責任感和使命感。其二則是客觀條件的限制。李東生以自己為例介紹說,作為董事長,他深知自己必須要有超前眼光,要為未來而投資,但是他并沒有錢。1996年,他沒有做面板,2003年依然沒有做,不是他不想,而是他真的不敢做,這種大手筆的投資是他所無法承受的。直到完成了跨國并購,形成了產業規模,挺過了2007年最艱難的時刻開始盈利后,李東生才開始敢要做面板。


事實上,做芯片也是技術和資本密集型的。去年,國家成立了1380億元的集成電路產業基金。如果五年前中國就能夠下這個決心,可能用580億就可以建成,現在的芯片發展起來也會更容易一些。


4


華星光電,行業的一面旗幟


李東生坦言,當初TCL做面板、投資華星光電項目時是有風險的,但從公司發展戰略來看這是必須做的事。2009年底,日系彩電企業已經在走下坡路,韓國品牌快速上升,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韓國企業擁有面板能力。另外,液晶顯示技術剛剛開始發展,李東生相信,未來它能夠持續發展,面板會成為包括彩電在內的顯示產品的核心器械。如果沒有這樣的能力,想在全球彩電產業或者顯示產業中取得領先則會非常困難。TCL把彩電作為最重要的戰略性產業,所以無論如何也要上。


但是,在這之前還要解決兩大問題——資本問題和技術問題。在資本層面,通過集團上市增發籌資一部分、深圳市政府出資一部分(TCL承諾在五年后回購)得以解決。在技術層面,當時恰逢臺灣地區一個行業重組,兩個企業合并,剩余了一批員工,TCL很輕松地就招納到了200名行業精英。在韓國和日本,TCL也吸納了一些技術骨干,加上此前TCL為模組廠組建的團隊,TCL完成了早期的技術人才的積累。


“技術能解決,資本能解決,戰略上想清楚了,就下決心干了。”李東生說。當然,風險還是有的,因為這個團隊當時是沒有經過考驗的,用李東生的話來說,就像“八國聯軍”一樣,工作語言是英文,中間還要有很多韓語翻譯,但最終團隊還是組織起來了。


現在,華星光電已經成為行業的一面旗幟。其T1工廠2012年投產,2013年開始到今年,連續九個季度的效率和效益指標在全球行業保持領先,折舊息稅前利潤一直是全球最高。另外,其單線產能從早期的10萬張到現在的15萬張,也是目前世界最高的。


3


坦然面對樂視、小米們


2014年,李東生提出了“雙+”轉型戰略,即“智能+互聯網”和“產品+服務”,今年在此基礎上又增加了國際化發展,成為“雙輪驅動”戰略。李東生說,“雙+”轉型戰略雖然去年初提出來,但其實很早就開始了嘗試。2009年,TCL建立了歡網,開始開發互聯網電視。歡網是TCL和長虹、寬帶資本一起投資的,也是TCL智能電視服務的第一個項目。三年前,TCL又投資了“全球播”,最初的產品是想把中國華語的電視節目通過網絡在全世界傳播。2013年,一些互聯網企業開始加入電視領域,最典型的是樂視,其次是小米,在這種情況下,李東生覺得傳統電視機企業如果不能完成互聯網以及智能等領域的轉型,在市場競爭中終將敗下陣來。


按照TCL的規劃,把智能化和互聯網應用的技術嵌入到產品中,同時強化對支持智能電視的應用服務平臺的開發,通過這個平臺為用戶提供更多的智能互聯網的應用服務。TCL先后和愛奇藝、華數、湖南衛視、央視進行開放合作。李東生說,以往,TCL的產品賣出去就算結束,以后,TCL產品賣出去才是另一個服務業務的開始。


樂視、小米這類互聯網企業進入電視對TCL沖擊很大,李東生坦言。TCL今年產品力的提升很好,銷售高端產品的頻率也在上升,今年整體的銷售和去年比也略有增長,但和預定的目標還是有差距,其中主要的原因,正是樂視這類新的企業資本進來分享這個市場。TCL在互聯網領域的轉型和布局成果,將在未來激烈的市場競爭中進一步顯現。


2


挺起中國經濟脊梁


談及未來三至五年TCL在品牌、產業、國際化等方面的發展,李東生談到了集團正在進行的“TCL的轉型突破——3053戰略”規劃。李東生堅信,三年后全球產業的格局將會有很多不同,整個產業正在發生變化,競爭在加劇,優勝劣汰會加快。


TCL的目標一直都很清晰,就是要成為智能電視和智能手機的全球領先企業之一。今年9月,李東生在TCL的企業形象廣告中表示,堅守實業,才能挺起中國經濟的脊梁,除了實業是他一直以來的夢想之外,更是對當下大環境的有感而發。他表示,這兩年服務業發展得很快,在最近公布的中國的GDP,服務業增長甚至超過了工業。有輿論說服務業已經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火車頭,但李東生卻認為,實業才是中國經濟的脊梁,在這個13億人口的超級大國,科技能力不可能在短時間內達到美國水平,如果中國不強化自己有優勢的領域,好高騖遠,則很難發展。


另一方面,實業是服務業的基礎。實業創造價值,創造大眾的收入來源,才談得上需要服務,才能促進服務業的發展,這也符合今天中國經濟的實際情況。


一路過來,有高歌猛進的跨越,也有艱苦卓絕的抗爭,現在的李東生,處在“知天命”和“耳順”之間。所謂“知天命”,是李東生對自己在整個中國實業發展中所能扮演的角色和TCL所能扮演的角色,看法更加成熟客觀;所謂“耳順”,則是可以聽到更多不同的聲音,特別是一些批評的、比較刺耳的東西,也能很平和地對待,用平常心看功利榮辱。但李東生自己強調,有一點沒有變,就是他的斗志和激情沒有變!


工業界出身的人就要“惟精惟一”


李東生說,有一種精神他要堅持,就是曾國藩說的扎硬寨、打死仗。中國企業在技術上總體還是跟隨者,但是已經可以快速地進行局部的創新,雖然要成為技術領先者還比較困難,但他始終認為,要快速跟隨,局部創新,和對手比的就是堅韌。


“惟精惟一”,是李東生高度認可的一種精神。“惟精”就是要極致、精益求精,這種精神是不能放棄的。“惟一”就是要堅持。他說,做事就該是這樣,把事情做好,把東西做到極致。“TCL現在手上有200多億現金,為什么非要在實業里面砸?因為必須要集中資源才能在所在的領域做出成績。”李東生說。


做工業如此,對整個國家來說也是一樣。作為實業的堅守者,李東生期待國家能夠強調“實業是經濟的脊梁”這樣的觀念。他說,在大部分的工業領域,中國依然還是追趕者。高端的地方比如軍事工業,中國的國防裝備還是比不上美國、歐洲、俄羅斯。中國的核心基礎工業能力與發達國家相比還有很大差距。如果在“十三五”后能采取更加有效的措施,投放更多的資源,營造更好的產業政策環境,對中國經濟的競爭力提升將非常有意義。實業強大,中國其他產業發展的基礎才堅實。


對于國家為推進中國經濟全球化而開展的“一帶一路”等戰略布局,李東生表示,推進“一帶一路”的核心還是實業要強。在一些領域,中國已經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比如高鐵,比如核能,這是努力很多年后獲得的能力。只有中國實業強大起來,才能更好地造福人民。


挺起中國經濟脊梁絕非一朝一夕。這讓我想到了法國文學家加繆筆下的永遠推石頭上山的西西弗斯。沒有誰要罰他推石上山,是他自己的選擇。西西弗斯無聲的全部快樂就在于:他的命運是屬于他的。他的巖石是他的事情。李東生還在推他的石頭,推動TCL向世界領先企業邁進。世上沒有不變的成功,只有不斷的成功。市場沒有不變的格局,只有不定的風險。


1


他注定要繼續走向那個更有前景、更加博大、但也注定更加艱苦的世界。挑戰是無邊的,風險是隨時的,這也注定他將努力無極限,創新無極限,超越無極限。

分享至:
| 收藏

公司 & 人物

中酒協“傳世濃香·溯源之旅”活動在宜賓舉辦 聽聽五糧液老酒回家的情感故事
中酒協“傳世濃香·溯源之旅”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不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這是唐代著名
廣惠集團年會完美收官
廣惠集團年會完美收官
告別了難忘的2018,迎來了全新的2019,2019年1月29日南方小年夜,恩施長梁政府與廣惠
第十屆中醫藥博覽會:海灣醫藥現場義診體驗受追捧
第十屆中醫藥博覽會:海灣醫藥
9月14“這是我們公司第一次參展,展銷效果很不錯。”海灣醫藥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張標
物以為硒宣布引進戰略投資者,引領中國藥膳養生文化走向資本市場
物以為硒宣布引進戰略投資者,
我國養生文化歷史悠久,博大精深,隨著我國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藥膳養生與大健康已成

小黑屋|手機版|無圖瀏覽|企業家在線 ( 粵ICP備09209953號|人工智能  

© 2012-2019 深圳尚易科技控股有限公司  Powered by Ceoim ! X3.2

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连线图 现在滴滴赚钱 中国女子排球比分网 2018年极速快3开奖结果 天天炫舞代购赚钱不 足球比分90vs足球比分百度 电连技术新股能赚钱吗 江苏十一选五时间 排列五和值走势图专业版 边锋游戏 超市里面面食档口赚钱吗 农村学手机维修赚钱吗 emba 18选7第96期开奖号 福建22选5奖金多少钱 舟山手机麻将下载 涂山娱乐城网站